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主页 > 业界资讯 > 文章详细内容

假照片入选“国展”最后名单?知情人:第一次

2016-07-21 13:22 - 业界资讯 - 查看:

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刘宽新实名举报“中国摄影家协会展览部主任、国展组委会副主任许志强在国展中营私舞弊”,从起始的2015年11月12日,至2016年3月30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给出一个最初的结果,他的举报之路走了4个多月。
全国摄影展览(简称国展),是每两年举行一次的全国最高级别的摄影比赛和展览,许多摄影人以入选和获奖为获得官方承认的最佳渠道,展览分纪实摄影、艺术摄影、广告摄影、商业摄影,新媒体五个大类别,每个大类基本上有9位评委组成。
此次刘宽新对于许志强的举报,主要集中在纪实摄影类,认为许志强“封锁信息、为违规照片辩解、故意隐瞒真相,欺上瞒下、对明知违规、鉴定专家查出违规的照片故意放行,置鉴定专家有明确证据的书面意见于不顾,导致分组委会集体贸然同意违规照片入选国展。”
刘宽新所指的“违规照片”,也就是一般人所知的“假照片”:“新闻纪实类不允许有假照片的,假照片是影响到新闻纪实类的真实性问题。”
刘宽新是中国真假照片鉴定查验学术体系的建立者,公认的数码影像鉴定专家,据他介绍,假照片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拍摄前造假,属于摆拍或者故意制造假象拍摄,比如当年轰动一时的华南虎照片,即为拍摄前期造假,但照片本身没有经过PS。第二类是前期拍摄时是真的,而是在后期制作的时候经过改动,增添了原本不存在的事实,这就不是真实的摄影。
中国摄影家协会2013年5月29日发布的中国《新闻纪实类数字照片技术规范》中第二条规定:“不允许对画面构成元素进行添加、移动、去除”。第九条:“不允许对照片画面进行拉伸、压缩、翻转”。“针对后期造假的判定重要环节之一就是作者必须提供原始图用于证明照片真实,所以原始图非常重要。”而此次的举报,牵扯到的重要事实就是参赛者没有提供原始图。国展明文规定“七天之内不能提供原始图者,视作自动放弃,取消参赛资格”。
据刘宽新介绍,他此次查出入选照片中有30余幅属于违规照片,在他出具了书面鉴定报告之后,许志强仍然“通过各种手段让14幅违规照片强行进入了最后的入选名单,14幅照片中有8幅没有原始图,6幅移动过像素。许志强利用手中权力,在25届国展中公然为违规照片做局并导致其最终入选,严重违反评选规则和纪律。” 
刘宽新在举报信中指出:《工业升级版》《城市美容师》《赶考》《百岁寿星》等存在违规移动像素拉伸变形,且有截图为证。

假照片入选“国展”最后名单?知情人:第一次

假照片入选“国展”最后名单?知情人:第一次

假照片入选“国展”最后名单?知情人:第一次

假照片入选“国展”最后名单?知情人:第一次


图片来源:刘宽新微信公众号
举报信在网上两天即达到六万多阅读量,引起了很多摄影师的共鸣和支持,不少评论认为,国展评选不透明、不公平,很多专业摄影师都不再参加这一赛事。
刘宽新这样解释自己作为鉴定专家的动机:“我申请参加鉴定的原因只有一个:我要以自己多年研究的鉴定知识为摄影人做一点工作,丰富我的实践经验,为今后撰写中国摄影的真实性历程积累第一手资料;要以我的良知和有限的力量,尽可能使国展公正、抵制作弊、不出丑闻。”
刘宽新表示,中国摄影家协会正式受理刘宽新实名举报的120余天后,即2016年3月30日,中国摄影家协会七位人士与刘宽新面谈,向刘宽新答复调查结果:
一,举报许志强舞弊致使入选国展的14幅违规照片,经再次请多人鉴定,确认刘的举报属实,违规事实成立。决定对其中已经查实的六幅照片取消国展入选资格,待向上级报告后正式公布取消决定。其余8幅违规照片做进一步查实,一经查实也要取消。二、许志强已经对协会党组作出书面检查,对刘宣读了许志强书面检查的部分内容。
这封举报信,构成了中国摄影史上的第一次——一位理事举报协会里重要岗位上的人员,而协会内部人员都表示了不公开的支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可能是在解放后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一次发生实名举报的事情。但这样的暗箱操作实际已经存在很多年,早就形成了利益关系。”这位理事还表达了对“假照片”的愤慨,“假照片一定要打击,但之前没人敢揭露。”
“得了奖就有人请去讲课等等,不仅仅是荣誉,会有诸多利益在里面”,这位理事透露,不少获奖者跟国展评委都是老关系,新晋摄影师根本没有参与的份儿。
摄影家、上届国展评委、出任过中国新闻奖数字影像鉴定专家的付欣在采访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官办体制的作风,是一直存在的问题。”同时,付欣也提出了一个可能存在的技术问题,“国展可能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摄影比赛,一次评选差不多20万幅照片。而摄影软件在不断更新,懂得新型的影像艺术、懂得高科技的人并不多,包括权威部门,难免出现遗漏和错判。在传统影像和纪实影像处于交替时期的时代,并没有一个成熟的范畴,所有的边界都在不断延续和改变。”